最真·Aaron

舞士精神-最高乐章

时间:公元2016.08.28 地点:香港特别行政区 Hong Kong 坐标:红磡体育馆 主题:郭富城“舞林密码”世界巡回演唱会 香港站 小感:2016再度踏入红馆,一通长枪大炮,心情溢于言表,忘不了那份初心,坚持了26年的初心。 第二篇章:

黎明

喜欢他的歌,通常从最后一句开始。 黎明—从许多个小结点结束,又再许多个小结点重新开始,随即周而复始,很远,也很久了。

梅艳芳

梅艳芳说过:找心上人容易,结婚难。 2003年11月,梅艳芳强忍着病痛,站在红馆的舞台,唱完这最后一曲,她大概已经能计算出自己无多的时日:“夕阳和黄昏,都十分漂亮,但是很短暂,我应该更加珍惜,更加去争取身边所有的事情,否则,瞬间便会一无所有。”所谓坚强,就是能在大渐弥留之前,还能骄傲地站在舞台的任意一端,淡淡地去唱一首歌。 她也跟张国荣约定过:等我们到40岁,如果一个未嫁,一个未娶,我们就在一起。 […]

潘美

《一门忠烈杨家将》热映,几个朋友都说不错,除了说里面的帅哥们,就是叹息杨家的不幸及对潘仁美的无限级咬牙切齿。我没看过这电影,也没打算去看,我想说的也不是杨家将,而是潘美,在诸多小说中潘美被称为潘仁美。 通常情况下,大家对潘美的认知来源于评书《杨家将》,里面有个太师,是边关大元帅,也是皇亲国戚,叫潘仁美,是个十恶不赦的反派,陷害忠良,勾结辽邦,蓄意谋反。然而,历史上真正的潘美几乎与评书里刻画的人物完 […]

张国荣

一个无法用文字能描述清楚的人. 有段时间他的神情已经不具常态,不知道他还会变成什么样子,4月1日以后,不用再为他担心了,事情已经坏到极点了,没法再变坏了,只是不知道压倒最后他的那根稻草到底是什么?还想知道,那边有什么在等他?这里有什么让他不愿意再等?他说过:等-是最残忍事情之一。

全世界人民都知道

从这本书发行那天起,亚马逊/当当/京东就一直无货,两个原因,让我太不急于拿到这本书:第一、不是特别急着看,因为这本书里的大部分文章都已经读过,没看过的也能猜到个大概齐;第二、因为李承鹏的路子是总会出增订本,他一定是在书发行以后还不停地在修正自己的思路,从而有新的话要说,要补。但又有两个原因让我还是想买:第一、我比较喜欢纸质的书,不拿到手里感觉不对;第二、新星出版社发的这版已经尺度很宽了,也许哪天就 […]

陈小霞-大海的女儿

“环境的压力下,音乐是浮木。”— 陈小霞 先说一下我为什么想起陈小霞… 前些天,在鼓楼淘到了一张LP,马萃如的《什么样的爱你才会懂》,我对这个人印象有点模糊,回家一听,原来是陈慧娴《孤单背影》的国语版,这首歌就收录在陈的《归来吧》,时间就退到了公元1992年。

郭富城 Aaron kwok

几天前,我在微博上看到了这幅照片,五味杂陈。觉得时间真的太…它从来不问我们累或不累,跟得上还是跟不上,只顾着自己走,最终目的就是让所有人一个个的青春不再。

人物志

最近在筹备一系列的历史人物,期间查阅大量史料,甄辨真伪,寻求历史真相是治史的核心价值,力图复原一个个真实的面孔。 当初本想把Aaron.cn建成一个历史科普类的BLOG,但由于对历史热衷的人甚少,所以放弃了,还是融入到各大历史论坛中更能获得畅游的感觉吧。把分类修改了一番,建立一个人物志的类别,不局限于历史人物,无论是历史长河中,还是现实生活中,都有很多个性鲜明的人,以人为单位来写一篇小文,其过程也 […]

赵佶

这是他写的字: 这是他作的画: 这是他吟的诗: 彻夜西风撼破扉, 萧条孤馆一灯微; 家山回首三千里, 目断山南无雁飞。

小美传(更新)

小美,原名梁美薇,香港三大填词人之一。 喜欢小美的词,最主要的原因之一是不磨叽,没有太具体的内容,但又不空洞,只是近几年她的思路变窄,词的质量不比从前了,但这丝毫不会抹杀她在近20年来对香港流行乐坛的贡献。 从当年第一首写给罗文的《几许风雨》,到谭咏麟的《无言感激》,再到刘德华的《一起走过的日子》,还有Beyond的《真的爱你》,她透露给大家的信息都是有关于人生的,她的风格与林夕等其他人完全不同, […]

林夕记

梦字拆开,得俩字:林夕。 谈林夕,从爱情开始,从爱情结束。 林夕的爱情,敬佩犹然,慨叹唏嘘。林夕的爱情竟是场梦. 他写过太多太多的词,在HK的产量高居榜首,歌手们都一批批退了,他依然战斗在华语乐坛,听过流行音乐的人就不可能没听过林夕写的歌。真的有点怀疑,是不是上帝在执林夕之手,一执就是近30年。 写几个印象最深的: